花木兰到底为何从军,迪士尼你真的搞清楚了么?

电影 来源:zuo酱TB 参与讨论:

8日被迪士尼首位亚裔公主电影真人版《花木兰》刷屏了。#花木兰#

在发布的首款预告中,各人物角色的扮演者及造型曝光:刘亦菲饰演花木兰,李连杰饰演皇帝,巩俐饰演反派女巫,甄子丹饰演木兰导师Tung,安佑森饰演木兰男友陈洪辉,还有郑佩佩出演。据悉,该部影片将于明年3月27号北美上映。

但有个问题:花木兰到底为何从军,迪士尼你真的搞清楚了么?

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,历史学家克罗奇曾提出这样的观点,意指:我们对历史做出陈述时,会代入一种思考状态,而这种思考状态便是思想的现实化。说白了,历史是客观的,同时也是主观的。复现历史必然伴随着复现者的主观意识,可能是完善,也可能是歪曲。

这一点在历史题材的影视作品里尤为重要,比如迪士尼真人电影《花木兰》。

这部电影自官宣刘亦菲主演后,一直备受关注,如今终于放出第一支预告片。我看第一遍的时候,是惊喜的,然后就陷入了担忧。

担忧来自于人物行为的合理性。

花木兰代父从征妇孺皆知,但她为何要这样做,史料并无记载。而其实,史料也无从记载。她当时的心思、隐情、动机、考量,被湮没在历史里。史料就算有记载,那也是事后猜测。

而这样的留白,反而给艺术作品极大的想像空间。

比如叙事诗《木兰辞》中,将花木兰从征的原因描述为:阿爷无大儿,木兰无长兄,愿为市鞍马,从此替爷征。客观条件不允许,花木兰不忍老父上战场,自愿顶替。即,花木兰行为的合理性在于“孝”。不仅代父从征,还主动辞官还乡,和家人团聚。(可汗问所欲,木兰不用尚书郎。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。)

不管历史上真实的花木兰是不是这样想的,《木兰辞》作为一部文学作品,至少在人物行为合理性上,能够自圆其说,亦迎合了当时的历史背景与社会期望。

再看刘亦菲的这部《花木兰》,虽然只有预告片,但从以下这两句台词,大概可以猜测编剧的心思:

“我会为家族带来荣耀的。”

“我的职责就是战斗。”

由此,我勾勒出这么一个行为逻辑:花木兰父亲为了家族荣耀,决定把花木兰加到大户人家沾光,但花木兰选择另一条路子,认为也能带来家族荣耀,即从军,并将之内化为价值观。

(当然了,这只是预告片,呈现的不一定是最终逻辑。)

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不得不佩服制作方的野心。在《木兰辞》的设定早已深入人心的情况下,编剧试图重新建构历史,塑造一个独创的花木兰形象。可想而知,难度、挑战、阻力该有多大。

且不说成品如何,单单这个野心,就使我想到十年前赵薇主演的那部《花木兰》。

后者在剧本上乏善可陈,故事平淡无奇,并没有任何惊艳的创新。花木兰机械地按照导演的安排在原地踏步,没有角色的心声、挣扎和成长。人物行为逻辑全靠强制执行。

一部优秀的历史题材的作品,最出色的必然是对历史的重新解读。编剧复现历史,到底是带入时代的意识,后者这才是被观众所认可的内核。

这种重新解读,做得好便是优秀,做得差便是牵强,完全不做便是平庸。私以为第三种情况最为致命,赵薇版的《花木兰》便属于第三种。

而试问,刘亦菲版的《花木兰》属于哪一种呢?即,这个新版的花木兰,她的行为逻辑合理么,是否能够自圆其说?

这正是我所担忧的地方,它不合理。

一个谋求荣耀的家族,倘若是大户人家倒还说得过去。而花木兰家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织户,缘何有这么大的使命感?更何况,大户人家又怎么会看得上一个小小的织户?倒贴嫁女沾光,如果要自圆其说,必然需添加更多的偶然性。

另外,花木兰得知这一决定后,是默认的态度,即,她不质疑家族荣耀的合理性。这就使得花木兰的身份设定很诡异,仿佛是一个隐居山野的贵族,生来就注定要继承荣耀。

退一步讲,抛开合理性不谈,单单是这句台词,就显得很唐突。“我会为家族带来荣耀的”,刘亦菲一说出口,颇有种刻意之嫌。这种感觉,就像高考前的誓师大会,喊着“堵上自己的三年青春,高考拼啦”,尴尬到不行。

但如果放到《权力的游戏》的语境里,就很说得通了:

《木兰辞》里就处理得很好,“问女何所思,问女何所忆,女亦无所思,女亦无所忆”。一句话不说,恰把花木兰的心绪状态给烘托出来。如果改成「问女何所思,为族争荣耀」,就显得如喊口号一样太直白。

但编剧似乎很中意这个路数,又在后边安排了一句“我的职责就是战斗”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啥民族主义主旋律大片。不过,我猜想编剧是想借此突出花木兰的个人意识,即,拒绝既定的命运,拒绝当一个所谓的好妻子,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。

只是这个表现手法实在算不上高明

(图片均源于网络)